无标题文档

广州中学“同性恋”女生群探秘:有恋无性?(图

广州同志会所

  为了保护受访者,我们应她们的要求给照片打上马赛克,对于未成年同性恋者而言,一些人其实仍并不太清楚自己的性取向,未来的变化也许是连自己也感到模糊的。时报记者 杜翠 摄

  信息时报7月15日报道“我的女人离开了我,只有这样,才能减少我心里的一点点痛。”刚从广东省某名牌职业学校二年级退学的可乐向记者摊开手臂,看到娇嫩的手臂上六个被烟烫出的洞口,触目惊心。她已经历了三次“同性恋”,一次异性恋,而这“伤得最重”的第三次,令几近崩溃的她选择了退学。可乐告诉记者,所在学校也有同性恋圈子的地下聚会,目前圈子人数超过三十个。另外,她又加入了广州某同性恋群,目前群内还在上中学的“圈中人”,就有上百个。

  而记者向多位有多年中学心理辅导经验的教师了解到,同性交往过密,是现今中学生中潜在的暗流。“今年我做过辅导的这类‘同性情侣’就有三对。其中两个女孩子告诉我,虽然拥抱接吻,但并没有生理冲动感觉!我认为,中学生的同性交往过密,大多不是真正的同性恋,只是青春期一种迷误。”一位不愿透露所在学校的中学心理教师熊老师告诉记者。

  在早年,中学生中的“早恋”现象就已被不少师长视如“洪水猛兽”,现在,这些小“拖友”们还不仅限于异性间。如果说连“早恋”都为你所担忧,那么当你看到一个穿着校服的少女和她的女同学在暗处激吻,是否会感到更崩溃?

  “和女生拍拖,感觉和男生完全不一样,只有女生才最了解、体贴女生。”刚满18岁的可乐表示,总感觉自己生活在一个缺乏爱的环境中。她有二姐一弟,父母重男轻女,只是对小弟宠爱有加,大姐送给外人养,而自己被奶奶、太奶奶一手养大,难得才见到在外工作的父母一次,“感觉奶奶、太奶奶比父母还要亲。”

  上初中后,贪玩的可乐认识了好些大朋友,常浓妆艳抹泡吧,酗酒抽烟。一直以来,父母只是严格管教弟弟,对她很放任。

  初三时,可乐在班上有一个最要好的朋友,想不到,后来好友因为心仪的男生和可乐往来甚密,发生争执,过程中可乐一气之下打了好友三巴掌,从此绝交,她感到更孤独了。

  可乐又和同班男生拍拖。但是,她觉得那男生始终不能百分百体贴到她的内心世界,很快分手,形同陌路。那时,可乐喜欢在QQ聊天室里向网友倾诉,和女生Yan聊得很投机,数周后,白色情人节到了,晚上两人相约见面。初次见面,可乐就感到对方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人,畅游珠江时,她情不自禁地吻了Yan。虽然Yan之前也和女生拍过拖,不过这是她的初吻。Yan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孩,父母在外,一人独住,时常感觉孤独,不时半夜就打电话来哭诉“很郁闷,想自杀”,拉可乐出来打游戏机,可乐总是不辞劳苦地陪Yan出来疯狂。“如果她死,我会是第一个陪她死的人。女生都是渴求安全感的,男人能给女生的东西,我能给予更多。” 可乐认真地说。

  但仅过去两个月,Yan就有了新的男友,和可乐分手,还介绍另一个同一聊天群里的女生阿林给可乐作为“拖友”。可乐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到上海做兼职两个月,直到父亲通知他自己眼睛受伤,才在中考前两天回来。想不到回到广州,得知太奶奶去世了。广州创艺同志酒吧。她一连几天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也在那时,她养成了一不开心就自残的习惯。

  今年,可乐认识了第三个女友——上大二的阿度。此时,可乐的着装打扮已经很男性化,李宇春式短发,有型的裤装,而她也感觉,自己已习惯了和女生谈恋爱,缺少个“女友”在身旁时,一定要迫切找另一个补充这段空白。可乐在百度上发帖,认识了“同道中人”阿度。虽然只是交谈了一两周,之后约出来见面第三天,两人已在一起了。“我和阿度在一起,是想尽快忘记以前三段恋情的不开心。”可乐说。乐常在周末时带阿度来家过夜,奶奶从不多想;可乐常买上一大堆阿度爱吃的零食,到大学城的草地上相拥而坐就一通宵。曾经有一晚,禁不住相思的煎熬,虽然囊中羞涩,可乐硬是凌晨两点一直徒步走到早上六点,广州花都区同志据点。到达大学城,而阿度也拼命求宿管放她出去见可乐。匆忙会面后,可乐继续上课,整天都昏昏沉沉的。可乐平日在学校住宿时,也会将阿度“藏”在楼梯角落里,避过宿管的巡房后,两人就坐在阳台或楼梯的角落里,看着夜空通宵谈心。可乐还曾好几天不吃早餐和午餐,省下百来块买玫瑰送给阿度。

  但是,三个月后,可乐无意中从朋友中得知出现了“第三者”,而且那“第三者”竟就是阿Yan。而这时,奶奶又重病入院,“我好害怕这种感觉!好像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受苦!我好恐惧又像太奶奶走,阿Yan离开我时一样!”她在手臂上留下六个烟洞,自残五次,完全没心思上课。一次,在学校饭堂里,她和一个女生起了争执,女生对她破口大骂:“你这个变态女人,竟喜欢女生!”整个饭堂都听到了,老师直接找可乐,只是说,不要影响校风。可乐感觉学校已非久留之地,流着泪办了退学,之后在一间les(女同性恋lesbian的缩写)酒吧里做临时服务员。

  18岁的阿哈,去年高三毕业,皮肤白皙,五官精致,但却从未穿过裙子。16岁起,她先后和三个男生拍拖,但短短几月,全都分手了。“和男生在一起我从不‘过电’,连手也只有一个拖了,没有一个是我主动爱上的。”阿哈坦言,她不懂得拒绝男生们的追求,才勉强接受。

  上高中后,狂迷 Twins的阿哈成为Twins的粉丝论坛管理员,论坛上有网友向她推荐les小说《My language,My love》,她一下子被吸引住了。之前她根本不知道什么叫les,两个女生之间的爱情令她产生有别于异性恋小说的新奇感觉。“其实les们都向往做Twins吧。我估计1/3Twins 的粉丝是les的。”阿哈透露。

  上高三时,阿哈在论坛上认识了同龄女生草草。草草出身单亲家庭,两人聊了半年,感觉彼此是难遇的知己。第一次见面,阿哈到东莞虎门找草草,有种心灵相通的感觉,两人都向对方表白,就在一起了。从此,每两周一次,晕车的阿哈从广州到东莞一日来回,上午九点多乘车去东莞,傍晚五六点又要回去。两人总躲在虎门风景区里缠绵,曾kiss长达一小时,“几乎透不过气来。这女生是我第一次爱上的人,第一次有这种心动的感觉!”阿哈激动地说。

  但是,草草妈妈在女儿电脑上看到了两人的亲密合照,还有写满情话的e-mail,消息连草草亲戚都知道了。东窗事发的第二天早上,阿哈又到虎门见到草草,草草红肿的双眼令她心痛。高考的压力,家庭的压力,这双重压力几乎将草草击垮。阿哈心里非常过意不去,“对不起,都是我,让你这么大压力!”自此,阿哈从草草身边消失了。她不敢找草草,怕被草草亲人撞见。此时,阿哈也失去了学习的兴趣和心情,就放弃了高考。

  阿哈告诉记者,同性恋的朋友组成五十多人的圈子私下聚会,其中中学生就有十多人。中学生同性恋圈子里的人,不会主动对外透露自己的情事和“身份”,但如果有熟人问起,会坦诚相告。周末,广州同志海岸,常一群人一起去溜冰、唱K、吃饭,偶尔玩桌球,输了的一对要当众kiss,曾引来路人侧目。虽然这些同性恋人在学校也当众勾肩搭背,在学校小士多的桌子上留下绵绵情话,但一般都不会引起学校老师的注意,最亲热的时候肯定避开老师和同学,相当隐蔽。

  高三一年,小筑都和女同学欣欣同桌, “压力这么大,特别希望有个‘爱人’陪伴在身边互相扶持。”小筑说,她觉得这是第一次擦出“爱火花”了,就这样“拍拖”了一年。她俩轮流扮演P(女同性恋者中的女方)和T(女同性恋者中的男方)的角色。每天24小时,她俩都要贴在一起,偶然逃课出去幽会、拥吻,也算是减减压。学得累时,欣欣会送上些牛奶,给累得一头烟的小筑一点惊喜,小筑觉得,这是男生永远给不了的体贴。小筑和欣欣晚上轮流到对方家里同床相拥而眠,而双方家长都并不察觉两人关系有异。

  但高考放榜,一向成绩都比贪玩的小筑更胜一筹的欣欣,现在却低了一个档次,两人不能在约定的同一所大学上学了。小筑感到非常内疚,她觉得,一定是高三她带欣欣玩得太疯,才影响了她的成绩,不知该怎样面对爱面子的她才好。想不到,只是一晃的时间,欣欣就和一个男生恋爱了,还说这才是真正的爱。

  小筑心里很痛。但她告诉记者,上大学后彼此也可能会天南地北,的确不可能再在一起的。同时,她又觉得,同性恋受到外界太大压力,特别是打扮比较男性化的女生,很容易被人背后讥笑是同性恋。有也是同性恋的男同学,和“另一半”吵架分手了,另一半竟将其亲密照发给其父母,男生的父母知情后几乎疯掉。 “别人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永远无法理解,所以他们的话,我们没有听的必要”,小筑说,“所以,我永远也不会让父母知道,我喜欢女生。”

  小筑还透露,中学生同性恋者们,喜欢围成一个团结的小圈,闲暇时上同性恋酒吧寻找“同道中人”。也流行“同性相亲”,一起将一个单身女生/男生介绍给另一个同性,看浪漫故事的开始。

  娜娜爸爸是军官,暴躁严厉,对娜娜管教甚严,不许娜娜随意外出,有时候娜娜带同学回家,爸爸那板着的脸都能把同学吓跑,还要求成绩中下的娜娜考上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但爸爸管得越严,娜娜就愈加叛逆,喜欢浓妆艳抹,四处结识社会上的朋友。

  高三,娜娜被安排与留板寸头的女班长小陈同桌,她立刻被小陈男子一样有主见与个性的性格吸引,两人过往甚密。突然有一天,娜娜离家出走了,班主任找到小陈,小陈才原原本本讲了出来:娜娜向她表白,还希望与她发生性关系,她无法接受,想和娜娜绝交。娜娜一气之下走了。

  四天以后,娜娜终于回家了。父母知道了实情,像变了副样子,不再要求娜娜下次模拟考考多少分,但娜娜和小陈从此也形同陌路。

  上大学后,娜娜谈过几次恋爱,但都是和男生在一起。回想过去,她对记者说:“其实当年,我很傻。不过是那时高考压力大,家里又不理解,心里闷得慌,好像只有小陈一个人明白我,我就‘爱’上她了。原来我还是喜欢男人的,长大后,就明白了。”

  美国有一项调查,70%的女性都具有同性恋的倾向。郝乐从不怀疑这个观点,如果不是社会的舆论所致,她自言很可能成为了一名同性恋者。

  “我很喜欢跟她玩,看到她跟其他女生好会吃醋,很想争回来。” 郝乐已忘记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身边的女性朋友,只记得大概从小学开始就对女生有好感,她和她“女朋友”的追逐,像极了一场男女之间才会上演的游戏。

  “一二年级的时候很喜欢班里的班花,有一天班主任在班会上要求唱歌献给最喜欢的人,我唱了一首古巨基的情歌给她听,后来还送了一个吻,大家都脸红了。”

  第二个“女朋友”是参加田径队认识的女生图兰,她学习棒体育也很厉害,最吸引人的莫过于那招牌的梨窝浅笑,迷倒了郝乐。“无论是训练还是平常学习,我们都形影不离。”像很多男生向女生表达喜欢一样,年纪小小的她经常都会攒钱给她送礼物,博她“红颜一笑”。而这个时候,无奈出现了“程咬金”——另外一名女生经常都在她们之间挑拨离间,还起了一个“小man”的外号给郝乐,讽刺她流露的男性特征。久而久之,郝乐和图图渐行渐远,慢慢地分开了。

  分开之后的倍感煎熬,还有“小man”的刺激,让郝乐思考着一个问题,我到底怎么啦,为什么经常想讨女生喜欢,为什么男孩子都不喜欢我呢?郝乐喜欢穿运动服、喜欢田径、经常跟一大帮男生在操场上追逐游戏,可是对橡皮筋、十字绣等女生喜欢的游戏却一点也不感冒。

  不久后,另一名女生蛮蛮又走进了她的生活。与蛮蛮的游戏从小学一直延续到中学,此时郝乐几乎就认定自己是同性恋,然而却仿如陷入“单相思”,一直没确定什么关系。“无论年岁怎么久远,她一直在我心里面不会抹去。”郝乐说。

  蛮蛮长得很高,每次都是排在队伍最前被“看齐”的一位。直到有一天,郝乐当选了体育委员,老师把她安排在队伍第一位蛮蛮的旁边。“两小无猜”就从这个时候开始了。广州市红人馆同志熊吧。在郝乐眼中,蛮蛮很聪明,每次奥数班的考试都不输给男生;蛮蛮很酷,打篮球总会抢到篮板扔给郝乐。郝乐和蛮蛮的成绩一样好,都是老师的宠儿,她更觉得蛮蛮是自己的“真命女郎”。

  可是,蛮蛮也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尤其是大家每次都笑话郝乐很喜欢保护她的时候。有一天,她对郝乐说,“我觉得跟你说话很拘束,因为你很像男孩子。我觉得我们这样会给大家误会的,不如不要在一起玩了……”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郝乐的日记居然被妈妈看到。“有一次跟妈妈吵架,她说我脾气那么差怪不得蛮蛮不跟我玩了。”后来,两个小孩的妈妈商量了一下,让老师把她们安排在同桌,或许可以重归于好。俗话称破镜难圆,两小孩并没有像家长们预期一样,反而互相讽刺,在冷战中度过了小学的最后时光。

  然而,缘分似乎没有在这个时候就打算收住脚步。郝乐和蛮蛮被推荐到同一所中学读书。“我们又在一起了。”郝乐说。“她和我在隔壁班,我们每天都会写一封信给对方,她会帮助我的学习,我也会帮助她的体育。”

  这样一直到了初中毕业,两人都约定报考同一所学校。可是事与愿违,两人在高中的时候分开了。“然后这两年我们一直都没有主动联系对方。”郝乐说,“可是她不知道,我的周记作文上写的都是她,有一段时间几乎每天都会梦到她,我甚至设想了千百遍如果在街上碰到她我应该是满不在乎还是作惊喜万分状。”

  多年来对同一女生的魂牵梦绕,又体会着许多异性交往独有的细腻情感,让进入青春期的郝乐烦恼万分。我到底是不是同性恋?我也会喜欢男孩子可是为什么没有男孩子追求我?上天给了我一个女性的身体可为什么又不给我女性的特质呢?

  她开始寻觅到底判断同性恋的标准是什么?“我喜欢看网站上的同性恋专题,看到文中描述的情形我总是与自己有几分相似。人家说从颜色可以判断一个人的性倾向,我也喜欢蓝色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倾向呢?”渐渐地,郝乐开始“看书得病”。

  她找寻到同性恋存在的合理性。“《断背山》很感人,同性之间也存在真爱吧。”那时流行看《鲁豫有约》,变性人著名舞蹈家金星的故事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难道真的可以变性?可是变性之后爸爸妈妈会不会疯掉呢?我是不是要离开广州去适应新的生活呢?听说外国可以允许同性恋结婚,可是有了艾滋病可怎么办呢?这样越想越恐怖,在她脑海中又否定了同性恋。“不管怎么说,这个始终都是社会所不理解,要被唾弃的。”

  然而,正在郝乐苦闷于自己是否同性恋的时候,高三的课业越来越紧张了。正在这个时候,坐在前排的一名男生经常邀她帮自己补习,那天她生日,男生在黑黑的楼道上点燃了心型的蜡烛,还深情地吻了她一下,他们俩确定了恋爱关系。

  “尽管我的声线依然有点粗,我的行为还是有点鲁莽,但是我知道,和他在一起的感觉是不一样的,那种若即若离,患得患失的感觉与和女孩子一起从来都没有尝试过。这个男生改变了我,我知道自己也有温柔的一面,我感觉我的女性荷尔蒙分泌得越来越多了。”

  “我可以确定我不是同性恋,我很高兴我的性取向和绝大多数人都是相同的,尽管我还保留对那些曾经喜欢过的女生的好感。”郝乐说。

  心理健康问题专家、广州市尊师重教促进会理事、中学生报“红姐姐信箱”栏目主持人杨红曾收到过中学生倾诉“同性恋”困惑的求助信。

  最近我发现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在上课时,听见女同桌张大嘴巴的呼吸声(她感冒了),忽然对同桌有种特别的感觉,顿时脸红了,课一句也听不进,心不停地跳,好象见到心仪的男孩一样,又不敢看同桌。我不知所措,不停地问自己,我是同性恋的吗?为什么会这样?

  我觉得自己跟别的女同学有一种隔膜,甚至包括我的妹妹。我想,如果我真的是那种怪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活下去,还不如死了好。我被困扰得课也上不好了,我快被逼疯了!

  你对同桌女同学那种怪怪的感觉,就是在极端焦虑状态下,导致的敏感性牵连妄想。其实青春期女孩在某一阶段可以对同性产生好感和亲密感受,她们愿意和同性朋友朝夕相处、形影不离,但这种感觉不会持续很久,便自然过渡到对异性的爱恋。红姐姐

  杨红告诉记者,现在被认为有同性恋举止、倾向的中学生,一方面是由于青春期的萌动,对爱情有朦胧的感觉。另一方面跟家庭环境有关,父母很容易疏忽对孩子这方面的引导,同时父母又严格要求孩子不能跟异性交往,从而让孩子进入一个不能与异性交往的误区。

  杨红建议,若家长和老师发现这种情况,不要过分惊异,更不要责骂,以免伤害他们的自尊心,造成他们的反叛。应该冷静地和孩子讲清楚爱情和友情之间的区别,也可以适当讲一些同性恋的相关知识,解除他们对同性恋的好奇。多开展一些比如体育锻炼、社会考察等活动,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让有同性倾向的两人适当保持距离。最重要的是让他们认清自己的社会角色定位。

  现在,心理老师熊老师的学校里有一对同性恋倾向的学生,她们每天形影不离,而且动作相当激烈,不管在什么场合她们都会拥抱,甚至亲吻,其“古怪行为”受到其他同学的强烈排斥与疏远,她们为此很苦恼,主动向熊老师倾诉。“我已跟她们交流沟通近三周了,她们才向我坦言,其实拥吻的时候并没有性方面的冲动感觉,只是模仿言情电视剧里的亲热镜头,觉得挺新奇好玩的。”熊老师告诉记者,这两个女生并不是真正的同性恋,这些行为都是阶段性的,她们所在的班全班都是女生,缺少与异性交往的机会,也是造成目前这种特殊行为的原因。熊老师就给两位女生讲了很多理论上和社会观念上的东西,还鼓励她们多跟异性交往,将自己对与异性交往时的不适感觉向她报告,或者是鼓励她们与异性谈恋爱,熊老师表示会一直跟进,希望最终能对她们有所帮助。

  在熊老师接触过的一对疑似同性恋的女学生中,还有其中一个女孩子和母亲关系特别好,但厌恶父亲,进而厌恶与男性交往。熊老师认为,这跟家庭环境有很大关系,有些男性有钱后,就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往往造成家庭关系紧张,很多女孩子对父亲便形成一种憎恶感,极端的甚至不愿意尝试和男性交往。这个女生刚进校的时候,思想很偏激,人际关系很糟糕。在军训时,还有过割脉自杀的过激行为。后来,经过几次交流后,这个女生才坦言,她家庭条件相当好,父亲在外面另有情人,这给她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阴影,她认为男人都很坏,最后发展到不愿与周围的男性交往。这就是典型的家庭给孩子造成的不良影响,经过老师适当引导,广州同志q群。她最后有所改变,但阴影的最终去除的决定因素还在家庭。

  有多年学生工作经验的广州市培正中学初三级级长彭校顽表示,同性依恋是初中阶段的普遍现象。初中两个女生特别要好,每人潜意识都需要同性友谊,这比异性友谊更深。当她们大一点的时候,对这方面就会变得低调。另外,很多中学生由于身处较为空虚、孤单的环境,渴望情感交流,就很容易将强烈的感情投向同性,这和初中拍拖原理一样。对于中学阶段同性交往过密,彭老师认为,情感没有对错之分,这种同性依恋是很正常的,但引导这类学生在公众场合要注意形象,学会掩饰,不要引来严重误会,家庭和学校都应该对这类学生从心理方面合理引导。

  在中学阶段出现同性过密的情况,一方面是由于外部环境的变化,比如小学升初中或初中升高中,造成孩子心理上的断乳,加上父母对孩子与异性交往的态度,使得青少年一时无所适从。另一方面是中学生处在特殊年龄段独有的心理变化,他们心理处在半成熟区,对外部事物很好奇,喜欢去尝试。三是由于在中学阶段,男女社会角色基本建立,身体发生显著变化,渴望恋爱,但往往在恋爱过程中受挫,没人对其进行正确的引导,使其对异性恋失去信心,转而倾向同性。然而这些都不是真正的同性恋爱,只是心理上的互相依赖。建议家长和老师加强同孩子的沟通,多一些青春期教育,帮助他们认清自己的社会角色。不要过分唠叨,更不要强制,否则将适得其反。

  现在所谓的中学生同性恋是伪同性恋,是中学生成长过程中,对自身理解、生理发育理解、想了解异性的一种心理认知障碍。虽然现代社会资讯发达,中学生可以通过多种渠道获得各种信息,但对信息的认识始终处在外观平面的程度 ,没有正确的引导,他们是不容易逾越这个认知障碍的。曾先生讲到一个例子,一个女孩子在来初潮的时候,由于之前没有获得任何关于这方面的信息,被吓得大哭。其母亲问清原因后,告诉她这是正常现象,并给她讲了很多关于女孩子青春期的事,而且还教她关于这期间怎样处理生理卫生等知识。本以为女儿会安心,没想到女儿反而哭得更厉害,女儿告诉她,电视广告上是蓝色的,而自己的是是红色的。曾先生说 :“从这个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女孩的母亲已经做得够好了,然而社会咨讯的原因使得孩子难以区分真假,于是孩子就有一种回避心理,他们只能与自己有共同爱好和话题的同性,共同分享自己的心理担忧和 困惑。于是他们在行为举止上也许会有亲昵的动作,更有甚者,会觉得自己已经恋上对方,这都是青春期发育的变化而带来的联想,把同性当作了自己的‘前哨阵地’”。“我建议父母或者老师不应把这种情况当成洪水猛兽、大逆不道,而对孩子大加指责或者责骂,而是应该扩大孩子的交流群,给孩子创造更多与社会接触的机会。”

  吉本芭娜娜日本作者吉本芭娜娜的作品中除了死亡、离异、、超能力外,变性、女同性恋,和‘个人的分裂’等也是常有的主题。

  《蝴蝶》由何超仪和田原主演的这部影片讲述了已婚中年妇人与年轻女生之间的暧昧感情,曾一度成为受争议的香港女同电影。

  爱白网为LGBT人群提供资讯、新闻、问答、文化、教育、法律、艺术、健康、艾滋病等信息。LGBT是指称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

  另外拉拉后花园、Gayboy亚洲、les联盟是受访者常会去的网站,晋江原创网、网上的耽美榜、BL小说(boy’s love, 男同性爱)、电子杂志等也常会出现在这些女同性恋中学生的生活中,其中受访者还列出了近来她读的作品,包括了《这个身体不是我》、《非天使》等。

(来源:广同
欢迎您访问【广州同志】www.020tzw.com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020tzw.com/znz020tzw/?id=32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