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夏滘毙敌10余名 打响珠三角游击首枪

广州同志会所

  抗日义勇队成立不久,吴勤率领队员五六十人,在夏滘附近河面伏击日军两艘运输船,毙敌10余名,缴获大米数百包。史料记载,这一仗打响了珠三角抗日游击战的第一枪。

  “抗战期间我的母亲20多岁,每次日军空袭警报响起,她都把我的头包起来,抱着我往防空洞里跑,她惊恐的眼神我这辈子都忘不了。我跟着父母、叔叔等藏身大山里时,叔叔身上绑着手榴弹,一旦被敌人抓住,宁愿与敌人同归于尽,也不能做俘虏。”回望历史,抗日名将蔡廷锴的孙子蔡醒民这样感慨道。

  广州沦陷后,一支名叫“广游二支队”的队伍活跃在广州市区和城郊,这支由领导的游击队神出鬼没,几次活捉日伪汉奸头目、突袭日伪据点,并与日军在植地庄血战。记者有幸采访到至今仍健在的广游二支队的女战士——罗文,93岁的她耳不聋、眼不花,还会握笔写字。说起广游二支队在抗战期间的传奇故事,老人的言语神情中还透着骄傲。

  广州番禺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提供的资料显示,1938年10月21日广州沦陷翌日,大革命时期的员吴勤在广州南郊崇文二十四乡组织成立了一支50多人的抗日义勇队。

  吴勤——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从南洋回国,于当年12月在香港与中共代表取得联系,鼓励他回广州组织抗日武装。吴勤返回广州后,在广州郊区和南海、顺德、番禺等地发动农民群众抗日。吴勤在中共广东省委和的指导下,于1938年10月22日组织了这支抗日义勇队。

  抗日义勇队成立不久,吴勤率领队员五六十人,广州白云同志酒吧。在夏滘附近河面伏击日军两艘运输船,毙敌10余名,缴获大米数百包。史料记载,这一仗打响了珠三角抗日游击战的第一枪。

  接着,抗日义勇队在广三铁路小塘车站又打了一仗,阻延日军的作战行动,因此深得群众拥护和支持,队伍不断壮大。经中共同意,吴勤于1938年11月接受广州市长兼西江八属总指挥曾养甫给予的番号——广州市区游击第二支队(简称“广游二支队”),吴勤为司令,冯君素(大革命时期的中共党员)为政训室主任。12月下旬,吴勤率领广游二支队直属队等部分队伍在顺德陈村抗击日军的进攻,毙伤日军30多名后主动撤离,转移到禺南。

  由于该支队人员成分复杂,而且孤军作战,力量不足,吴勤到香港找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的,后又去韶关找中共广东省委,要求派员到广游二支队领导工作,中共广东省省委先后从各地抽调刘向东、黄柳言、吴德堂、陈侠光和张日清、严尚民、林锋、冯剑青、李苏、赖建荣等一批干部到广游二支队工作,并成立了中共广游二支队直属队支部,刘向东任支部书记。

  随后,刘向东与吴勤商定整编广游二支队直属队,调离个别作风纪律较差的队员,同时在番禺、顺德、中山等地动员了一批工人和贫苦农民入伍,队伍扩展到60多人,编为一个中队,下设两个小队,一个机枪班。委任陈恒才为中队长,黄柳言为政训员,冯剑青、吴德堂、陈侠光、张日清负责政治教育,在部队开展政治和军事训练。

  经教育训练,广游二支队战士的军政素质得到很大的提高,涌现了一批积极分子。在此基础上,党支部吸收大良打石工人出身的陈德胜、廖伦等人入党。至1939年8月,在广游二支队和禺南地方工作的员已有20多人。在石涌村成立中共广游二支队直属队总支委员会,书记为刘向东,委员有严尚民、黄柳言。

  在敌后抗日艰难条件下,广游二支队坚定地依靠群众,广州赤岗同志基地,认真贯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方针,派出员到禺南各地开展群众工作,团结俊杰社开展抗日活动。

  他们坚持发展进步势力,团结和争取中间势力的方针,在农村发展党员,逐步建立起一批群众工作据点和抗日武装组织,并在一些地方建立了党的支部。根据番禺地方党组织的情况,1940年2月经上级批准成立中共番禺县工作委员会(简称“番禺县工委”),书记为严尚民。番禺县工委成立后,领导番禺人民和抗日武装开展敌后游击战争,为壮大抗日武装力量,建立禺南抗日根据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40年3月,中共南(海)番(禺)顺(德)工作委员会(简称“南番顺工委”)成立,书记为林锵云。南番顺工委统一领导南海、番禺、顺德和广游二支队的中共组织。

  日军侵占珠三角后,加紧扶植汉奸势力,建立伪政权,“扫荡”抗日武装,南番顺工委针对这种情况坚定依靠群众,领导人民开展抗日武装斗争。

  同时,抗日游击队采取分散性、地方性、群众性的形式开展敌后游击战争,扩大活动范围,建立禺南抗日游击区。1940年初,中共党中央从延安派出军事干部,原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大队政委谢立全、大队长谢斌到广游二支队领导珠三角敌后抗日武装斗争。

  针对日伪一方面大肆造谣,散布投降妥协空气,一方面封锁全国抗战消息,使国内外新闻断绝的阴谋,抗日游击队决定创办自己的报刊,向群众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和方针政策,宣传国际反法西斯斗争和国内抗战形势,揭露敌伪压迫、剥削沦陷区人民的罪恶,以提高人民的民族意识,增强抗战力量。

  1941年,“皖南事变”后,掀起高潮。12月28日,第七战区司令部对广游二支队强加所谓“非法活动,盘踞顺德县属西海乡,掳人勒赎,广收队伍,企图自树奸伪政权”等罪名,立令由第64军指挥,南海、广州小天同志番禺、顺德县政府地方部队协助,捕杀中心县委和广游二支队领导人。

  1942年5月7日,挺进第3纵队梁雨泉支队驻顺德陈村之梁德明大队,勾结陈村汉奸欧荣,在陈村水枝花附近暗杀了广游二支队司令吴勤,并将吴勤遗体运到市桥暴尸数日,拍照登报。

  对顽固派掀起的逆流,中心县委立即采取措施予以坚决反击,推选林锵云为广游二支队代司令,同时主动出击,粉碎日伪顽军的联合“扫荡”。不久,广游二支队发起了袭击林头顽军战斗,歼敌30多人,缴获轻机枪2挺、长短枪40多支。

  顽军大队长梁桐、梁德明等人不甘心失败,于7月初纠集队伍,准备进犯西海。广游二支队先发制人,联合友军曾岳大队再次进攻林头,同时袭击了驻北滘的顽军,缴获机枪2挺,步枪100多支。战斗结束后,部队在林头召开群众大会,揭露顽固派勾结敌伪破坏抗战、暗杀吴勤的罪行,宣传中国的抗日主张和抗战形势,广游二支队与曾岳大队在会上公布了《联合宣言》。

  1942年,中共南番顺中心县委决定派广游二支队卫国尧、卢德耀等到广州南郊沥滘乡建立工作组。罗文告诉记者,卫国尧是沥滘人,是她的叔堂舅,心中充满了对日军的仇恨。19岁时她就跟着卫国尧加入广游二支队,广州同志会所服务,成为一名员和抗日战士。

  卫国尧、卢德耀在沥滘复办了学校,建立农会,组织青年参军,并把活动区域扩展到小洲、土华、沙头、五凤、瑞宝、旧凤凰村等地。同时他们对盘踞在沥滘的“十老虎”进行分析:“十老虎”已死心塌地当汉奸,不可救药,无法争取。1944年2月,中心县委决定消灭汉奸“十老虎”。

  “十老虎”是沥滘群众对汉奸卫金允等10个同父异母兄弟的称谓。广州沦陷后不久,卫金允就当上日军密侦队长,其兄弟也在沥滘伪联防和伪乡公所任职。他们经常与日伪军队到沥滘附近乡村和禺南“扫荡”;他们无恶不作,群众对他们恨之入骨。

  工作组在沥滘必须将“十老虎”这股恶势力打下去,广州同志理疗才能将沥滘作为游击队向广州进军的前哨。工作组于是决定利用清明节“十老虎”全家离开沥滘上坟拜山之机,消灭他们。

  1944年4月8日那天,广游二支队的战士们把两挺机关枪和一个掷弹筒放在食箱,又把一排排子弹藏在箩筐底,上层压着元宝、香烛、纸钱等,大家腰间插上手枪,由谢立全、郑少康、冯剑青等带领,动身到“十老虎”母坟所在地——火烧园。

  战士们分散在火烧园附近,烧起香火,佯装拜坟。上午11时许,“十老虎”等人大摇大摆向火烧园走来,“十老虎”中的老大卫金润和老二卫金汝和一个亲戚转到别的山坟去,其余的人不久便来到了母亲坟前,此时,战士们已经按照部署把坟地周围围住了。

  祭拜即将结束时,老八卫金结拔出手枪向坟前的乌榄树打了一梭子弹。这时,谢立全认为时机已到,他立即发出战斗信号,何达生指挥轻机枪射击。“八老虎”和伪联防队员还没有反应过来,广游二支队的战士们已冲到他们面前,当场活捉了“八老虎”和伪联防队员9人、随员2人,缴获短枪14支、步枪10支,部队将伪联防队员及“老虎”家属教育后释放,把“八老虎”及两名罪大恶极的帮凶分批处决。

  新造是广州外围的一个重镇,抗战之前是番禺县政府所在地,抗战时期是汪伪政权番禺二区区公所所在地。

  1944年6月19日,黄昏后,各部队按照执行任务迅速到达了新造外围。当晚10时,何达生带领手枪队摸哨,手枪队摸到区公所门前,一声不响就俘虏了第一重岗的哨兵。他们迅速发出信号,隐蔽在区公所周围的部队迅猛的冲进区公所把大厅包围。

  在部队冲进伪区公所的同时,另一路冲进伪警察分局,敌人来不及抵抗,伪警人员全部被俘虏。游击队又向伪军中队、军垦队发起进攻,由于区公所已解决,他们没有抵抗就全部投降了。

  战斗不到1个小时,夜袭新造获得全胜。这场战斗俘虏了伪军警政人员100多人,缴获轻机关枪3挺,长短枪200多支,军用物资一大批。部队对俘虏区别对待,对愿意加入二支队的予以吸收,其余发给路费遣散。

  新造战斗胜利后,广游二支队乘胜追击,于1944年6月26日袭击了大汉奸李辅群的巢穴——市桥。此次战斗共计攻破伪护沙总队第二、三、七、九等四个中队,伪一区区公所、伪联防总队部、伪警察分局等8个单位。

  植地庄一战是罗文终生难忘的,这一仗,她和同志们从日军的封锁线突围,保护植地庄的百姓安全撤退,“植地庄八勇士”的美名至今仍被百姓传颂。

  1944年7月1日,广游二支队新编第二大队成立,卫国尧任大队长,新编第二大队决定第二次袭击市桥。 7月24日晚, 因为台风大雨,市桥以北道路被淹没无法通行,部队只好撤到植地庄隐蔽,但是却被特务汉奸发现,汉奸随即向驻市桥日军报告。

  1944年7月26日凌晨2时,驻广州市郊石榴岗日军500多人,乘夜奔袭广游二支队新编第二大队驻地植地庄。“庄里的人在凌晨4时多出门买菜,当时看见日军往植地庄行进,就马上掉头回来给战士们报告。”罗文说。

  拂晓前,日军已占领了植地庄外围的几个重要高地。情况紧急,大队领导立即组织突围,卫国尧命副大队长卢德耀率领一个机枪班抢占村后松岗高地,掩护部队撤退;中队长何达生率领其中队部分兵力坚守植地庄,吸引日军注意力,掩护部队分头突围。

  战士黄平带领部分非战斗人员冲向村后长岗岭,以抢占高地。他第一个跳出围墙,高呼:“员带头冲锋,跟我来!”员梁绮卿,黄纪合、梁铁、卫雪卿和陈汉仔等十五六人跟着冲锋。日军在长岗以机枪密集火力向他们扫射。梁绮卿、陈汉仔、黄纪合、卫雪卿、梁铁先后中弹负伤,他们互相支撑着,顽强地向前冲。黄平冲到一个墓穴里,提枪射击,三颗子弹击毙了两个日军。敌人向他们疯狂扫射。本路人员除梁铁身负重伤外,其他同志全部壮烈牺牲。

  卫国尧带领部队向村西南方向撤退,当时卫国尧身患疟疾,他不顾病痛,指挥部队边打边撤。当他们撤到塔沙岗时,日军集中了长岗、燕子岗、白虎岗的机枪,向他们猛烈扫射。罗文回忆说,当时卫国尧等人在一堵围墙那里守护大家撤退,当大家翻过围墙平安撤退的时候,卫国尧却被敌人子弹击中,英勇牺牲了。

  日军在拦截突围部队的同时,向植地庄发起猛烈进攻。何达生等受命坚守植地庄,他把战士分成两个战斗小组,隐蔽在庄前闸门两侧伺机杀敌。他们利用墙洞和庄内纵横交错的横街窄巷及巷道闸门,阻击敌人的进攻。何达生率机枪组利用围墙的小洞观察敌人,出其不意打击敌人,瞄准一个打一个。

  午后,日军企图从倒塌的围墙缺口攻入庄内。何达生和战士们掩护群众向安全地方转移。日军劈开村庄外围的竹林,10来个鬼子钻进庄进入第一条巷,即放火烧房。战士和民兵马上关闭了这条巷的闸门,向敌人还击。他们利用熟悉的巷道,顽强抗击敌人,迫使日军撤出庄外。

  下午4时许,日军又发起新的一轮进攻。战士们躲在掩蔽物后投掷弹筒,使用重机枪扫射。战士们利用地形地物瞄准敌人。一个领队的军官也被何达生提枪击毙。日军急忙把尸体拖走。战斗从清晨一直持续到下午5时许,日军轮番发起5次进攻,始终不能攻占植地庄,只得撤退。

  植地庄战斗中,新编第二大队共击毙击伤日军70多人,内有指挥官4人。但是,这次日军袭击使新编第二大队遭受了严重损失,大队长卫国尧等48人牺牲、22人受重伤。何达生、植枝、陈耀祥、梁细九、黄贤、黎明、孔联、曾九8人坚守植地庄,英勇作战,不怕牺牲,机智灵活地打击敌人,保卫了村庄,保护了群众,掩护了部队突围,被誉为“植地庄八勇士”。

(来源:广同
欢迎您访问【广州同志】www.020tzw.com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020tzw.com/znz020tzw/?id=264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