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火车站厕所那些事

广州同志会所

  随着火车站人员构成复杂化,其突出体现“藏污纳垢”的地方就是公共卫生间。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广场派出所一名老民警曾向记者证实,为弥补南下运力的不足,大量的运煤车、运牲畜车被改装成南下列车——“大棚车”,车上不仅有各样浓烈的臭味,更要命的是没有厕所。就算有,也仅是简易厕所,男的还能解决,女的就只能憋着等停站,一下车,大量女人就跑到火车站广场西面的女厕所。由于人实在太多,在上世纪90年代初,还曾发生女厕所踩死人的惨剧。

  广州火车站40年记忆,多少变迁似无从说起,或许,着眼微细处更能观照大问题。其中,广场公厕就是这样一个典型范例。

  所谓“人有三急”,每个曾到广州火车站地区的人,都离不开“如厕”二字,而要讲火车站广场公厕的故事,则不得不提广州知名跑街摄影记者叶健强:1991年春节前,他在广州火车站西广场公厕拍下女性旅客上厕所“爆棚”一幕并引起社会极大反响,被公认为浓缩了一个时代的印迹。近日,记者邀请叶健强旧地重游,比对公厕今昔,再抚时代巨轮轨迹。

  1972年就跑上广州街头记录城市与人文变迁的叶健强,提及广州火车站,总有千言万语,一种难舍的情结又分明带有三分纠结。

  “因为广州火车站选址在当时市北郊越秀山下,近旧机场,而旧机场附近建的楼都不能超过十层高的,所以新站只建了四层。但印象中,广场特别宽阔,主体建筑也很雄伟。”叶健强向记者回忆道,广州火车站建成至20世纪80年代前期,都是“单一的宁静”。主要使用者是来自港澳的回乡客,附近的东方宾馆、白云宾馆等等主要都是香港人入住。“我不时也会跟家里人去接香港亲戚,那时候人不多,内环高架桥还没建好,视野很开阔。甚至有人觉得广场之大是浪费空间”。

  随着南风渐进,北雁飞来,广州火车站成了承接改革开放带来的用工潮的交汇点。“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港澳和海外的加工业、电子制造业逐渐落户广东,而在‘东南西北中,发财到广东’的号召下,全国农民工几乎都涌来广东打工,广州火车站就成为他们进入广东的首站。随着人流越来越大,‘流通’也逐渐变成‘不通’。”叶健强说。

  从叶健强跑街的老照片中可以看到,进入20世纪90年代,火车站已显露出社会百态。“人越多,停留的时间越长,滋生的欲望和各种不规范的表达形式就越多。你看,广州天河同志水疗,有炒黄牛票的,有吸毒的,有拿果皮箱垫着卖糖精色素勾兑出来的‘橙汁’的。”他认为,从70年代,广州人从火车站出发去“光荣务农”,到广州人去火车站接香港亲戚,再到大量外地务工者充斥火车站地区,广州火车站好像已经变得跟广州人没什么关系,“很长一段时间,市民街坊都有这个印象,没什么事别去火车站,一来是亲近点、亲情点已经不在那里了,二来是各类人与欲望交杂下,那里成了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

  针对近期纷纷扬扬的广州火车站改造计划,叶健强认为,该站的改造关键,还不在于扩容多少,不在硬件升级多少,而在于彻底改变大家对广州火车站的旧印象,当广州火车站地区不再有“交通黑点”、“脏乱差”等等社会刻板印象时,其改造就成功了。

  随着火车站人员构成复杂化,其突出体现“藏污纳垢”的地方就是公共卫生间。广东同志广州同志。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广场派出所一名老民警曾向记者证实,为弥补南下运力的不足,广州萝岗区同志浴室,大量的运煤车、运牲畜车被改装成南下列车——“大棚车”,车上不仅有各样浓烈的臭味,更要命的是没有厕所。就算有,也仅是简易厕所,男的还能解决,女的就只能憋着等停站,一下车,大量女人就跑到火车站广场西面的女厕所。由于人实在太多,在上世纪90年代初,还曾发生女厕所踩死人的惨剧。

  “1991年春节前,我在广州火车站西广场的公厕拍下女旅客上厕所‘爆棚’一图,成了不可复制的历史符号。厕所‘爆棚’不仅呈现了一种视觉冲击,反映当时的如厕状况,更体现了一个时代侧面。汹涌而至的农民工潮爆满了列车,爆满了厕所,也爆满了广东。一系列的基础硬件都超负荷了,超出了广东的承受能力。当时,就是这样一种状况。”叶健强说。

  4月28日中午,记者与叶健强一起,再次前往该公厕。虽然下着小雨,但仍可见整饰一新的公厕秩序井然。在公厕门前卖纸巾的阿姨告诉记者,该公厕近年已经被越秀区城管接手管理,并无外包给其他环卫公司。环卫工人每天三班倒,实现24小时保洁。

  走上公厕二楼,左边是有着16个厕坑的女厕,右边则是男厕。环卫工黄姨表示,她在该公厕工作了近五年,管理是越来越规范,值班工人被要求每有人如厕毕,都要进去扫一下厕坑,检查一下有没有冲厕所、乱扔垃圾。“以前还比较多不冲厕所的人,现在的人文明很多了,就算是整个旅行团来,几十人涌进厕所,也是一个接一个排队,比较有秩序。这样,我们保洁工作也容易做很多。”她说。

  “其实,一间厕所是否卫生、是否有序,是一个城市文明的缩影。广州黄埔哪里同志多,”叶健强向记者简述了西广场公厕的变迁:90年代初期,西广场公厕被逼爆;后来,火车站附近多了不少食店、洋快餐店,里面一开始也设立了厕所,一定程度上分流了火车站公厕的使用者,但由于快餐店厕所长期排满“人龙”,后来这些“私家公厕”都不对外开放了。进入2000年后,春运期间,广场上就多了不少流动厕所,便利了候车乘客如厕。再后来,东站、广州花都同志男子会所南站的建设,琶洲异地候乘点的使用等等,都分流了广州火车站的人潮。“20多年后的今天,同一个公厕,不管是男界还是女界,都不见‘三急潮’了,女士们走出洗手间时,甚至还可以轻松地对着镜子化个妆,接着从容地继续踏上回家之路。不能不说,这就是社会的一种进步”。

  记者在走访广州火车站附近的公共厕所时发现,不管是中餐馆还是以标准化服务赢得口碑的洋快餐店,都一律不设厕所。肯德基则是有厕位设置,但却不对外开放,并明文告示食客,若需要方便就到西广场公厕。

  有店员透露,快餐店早期是有设厕所的,但由于长期超负荷工作,不管是物资还是清洁力量都跟不上,反而影响了餐厅整体服务,后来就不开放了。但由于政府规定市内公共场所厕所要对外开放,所以,餐厅干脆就把厕所撤掉。“按照标准,餐厅内的厕所都配备洗手液、厕纸,但火车站人流量太大,根本供应不过来,不设厕所也是没办法的事。”她说。

  该店员透露的物资和清洁人员跟不上情况,也是火车站公厕面临的挑战,因而,至今广州火车站公厕还没有设置厕纸等基本配备。去年初,省政协委员、广州北斗导航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林秋城曾建议在公共厕所提供免费厕纸,他表示,内急时凑巧没带手纸,进了公厕或公共场所的洗手间,又没有纸张提供,是不少人都碰到过的糗事。大声喊公厕管理员,打电话向好友求救,甚至发微博求援等尴尬场面在广州这个大都市中时有发生。

  对照相邻的香港,无论是地铁或商场里的公厕,都是窗明几净,厕纸、洗手液一应俱全,而这些惠民用品并未被肆意挥霍浪费,城市文明就体现于此。

  不过,不少广州市民对此持有不同意见,认为广州火车站等人流量大的公共场所还未到设厕纸、洗手液的程度。“前几年火车站好像设过厕纸,但一放进去就被偷,一些酒楼的洗手液也是经常被偷,站场和商家都耗不起,所以才撤掉这些公厕基本配备物资的。其实,也就那么一点点东西,偷了也不值钱,但还是有人会贪这些小便宜。整体国民教育还不到位,不能奢望设个厕纸、洗手液就有香港、日本的如厕文明水平。”土生土长的广州人彭小姐认为,公厕不再拥挤,有序如厕是广州社会进步的体现,但要真正建立文明公厕则还有一个较长的过渡期。

(来源:广同
欢迎您访问【广州同志】www.020tzw.com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020tzw.com/znz020tzw/?id=223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