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他没有和传统电影一刀两断

广州同志会所

  ——台湾影评人黄建业说李安 黄建业,著名影评人,曾积极投入对“新电影”的评论,引领台湾电影文化风潮。

  黄建业:这话有几分道理。我跟李安接触不多,但是每次看到他,你会发现他是一个不能不喜欢的人。他是谦谦君子,一个温文的创作者,一个温和而有诚意的人。

  黄建业:是的,我们都是通过读作品在读李安。李安在台南长大,从小接受规范的教育,是一个很乖的小孩,他能感受到传统父权。他的电影,尤其是郎雄主演的那几部作品,多多少少反映出父性与儿子之间的伦理关系。与大多数的新电影导演不同,他将对伦理问题的看法融入到电影中去,甚至在《绿巨人》、《理智与情感》这样的片子中我们都能看到人际关系上微妙的规章。从最早的郎雄系列开始,他的电影一直带有父权色彩,但是又逐步瓦解、妥协。在《卧虎藏龙》里,周润发不是父亲却是武林前辈,他去教化一个野性难驯的女子玉娇龙,一个传统价值与自由的矛盾,广州天河公园是同志,有意思。这是李安最具形式独特性的作品,道具、色彩,他都处理得很好。他在探讨一个从未有人成功探讨过的领域——自由武侠世界中的伦理矛盾。

  人物周刊:从《喜宴》到《断背山》,李安似乎总是放不下对同志问题的思考,您对《断背山》评价如何?

  黄建业:他用最阳刚表现美国精神的西部片类型,表现的却是最不阳刚的同志感情,那么柔软,那么孤独。伦理一直体现在李安的成长过程中,这是他一直体会的东西,不是他的刻意思考。

  黄建业:很多好电影的商业品性是无法掩饰其艺术特征的。李安的早期电影,比如郎雄系列是“正规电影”,可是他慢慢地在主题处理上、在人物塑造上对某一议题开发出独到的个性。李安并不那么直接地触及现实问题。《理智与情感》可以说应该不是中国人去拍的片子,《断背山》是西部片,我们可以看到李安在类型试探上的野心。

  人物周刊:您曾写过,一个梦转成现实,发现它不再甜美如初。这个梦指的是电影吗?李安电影乃至整个华人电影在好莱坞的表现更像您眼中的梦还是现实?

  黄建业:(笑)这个梦应该是电影。台湾新电影经历了落潮,在国际上,真正具有感染力的作品正在减少。而李安的电影更接近生活,他近年来在做类型上的尝试,他为那些有明显类型定位的人松绑,他要放入他关心的现实问题,比如人与人,儿子与父亲,这是他聪明而有贡献的部分。法国新浪潮有个口号:“把过往的类型结合,相互撞击而爆炸。”60年代的时候,新好莱坞出现之前,其他国家也曾经尝试过碰撞出新的类型,但是李安同他们这种革命性的做法不一样,这是一个东方人对西方电影的定位。

  圣诞节到了,想想没什么送给你的,又不打算给你太多,只有给你五千万:千万快乐!广州人民公园有同志,千万要健康!千万要平安!广州中年同志推油按摩,千万要知足!千万不要忘记我!

  不只这样的日子才会想起你,而是这样的日子才能正大光明地骚扰你,告诉你,圣诞要快乐!新年要快乐!天天都要快乐噢!

  奉上一颗祝福的心,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愿幸福,如意,快乐,鲜花,一切美好的祝愿与你同在.圣诞快乐!

  看到你我会触电;看不到你我要充电;没有你我会断电。爱你是我职业,想你是我事业,广州老同志茶叶,抱你是我特长,吻你是我专业!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如果上天让我许三个愿望,一是今生今世和你在一起;二是再生再世和你在一起;三是三生三世和你不再分离。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当我狠下心扭头离去那一刻,你在我身后无助地哭泣,这痛楚让我明白我多么爱你。我转身抱住你:这猪不卖了。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风柔雨润好月圆,半岛铁盒伴身边,每日尽显开心颜!冬去春来似水如烟,劳碌人生需尽欢!听一曲轻歌,道一声平安!新年吉祥万事如愿

  传说薰衣草有四片叶子:第一片叶子是信仰,第二片叶子是希望,第三片叶子是爱情,第四片叶子是幸运。 送你一棵薰衣草,愿你新年快乐!

(来源:广同
欢迎您访问【广州同志】www.020tzw.com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020tzw.com/znz020tzw/?id=217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