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第一平台交友中心!
文章379 浏览298885

那场性爱没有高潮:我与广州帅哥的一次419

  为了一个在网上认识的男人,我离开了广州花都离开小安,带着弟弟远赴厦门去投奔他.然而初涉同志圈的我却不懂得什么叫"见光死".我的外表让他在见到我的一刹那就否定了一切,加上之后我的一些幼稚的举动,更让他彻底断了和我继续联系的念头.于是,一个星期的厦门之行后我几乎逃也似的离开了厦门.

  小安不计前嫌,到广州将我和弟弟接回花都.但是这件事情在我们之间留下了难以填平的鸿沟.回到花都住了几天之后,我们大闹一场,我在午夜十分离开了我们一起生活了三个月的公寓,和弟弟住到了旅馆里.第二天,我们坐大巴回到东莞大岭山镇.

  我的第三个女人在东莞清溪,我给他打电话,说要去她那边找工作,她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同意了.于是我去了清溪,弟弟继续留在大岭山.

  然而我没有在清溪呆多久,因为我感觉这个聪明的女人似乎已经知道了我同志的身份.在我上一次离开她之前,她曾经问过我,你是不是同志啊?因为那段时间办公室总有陌生男人打电话来找我.那时候我很穷,有手机,却经常没钱充话费,上网认识的同志要留电话我只能留办公室的号码给他们.

  离开了东莞清溪镇,我来到广州.我是带着弟弟一起到广州的,我不放心他一个人留在东莞.那些亲戚老乡都觉得他不靠谱,如果哪天他没钱了找他们借钱他们都不会借的,这样一来难保他不会干出什么让我们全家都难以接受的事情.

  我们不是盲目到广州的,那时候广州对我们两兄弟来说还很陌生.弟弟在到广州之前打听到了我们一个远房叔叔也在广州.叔叔是靠赌博为生的,由于之前在部队呆了四年,算起来我们已经又五六年没见过面了.

  在叔叔的帮助下,我们很快在广州东山区的一个叫杨箕村的城中村里租好了房子.房子很小,但租金却不便宜,要500块一个月.付完房租再支付给房东500块的押金之后,我们俩兄弟只剩下500块钱了.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工作,否则不出一个月我们就算不饿死也要睡大街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揣着广州地图,拿着各种发布招聘信息的报纸开始奔走在广州的大街小巷找工作.可是我一无技术,二无文凭,想在陌生的广州找工作谈何容易?想来想去我唯一能干的就是老本行--保安.偏偏广州市里和我之前打工的东莞农村完全不同,想在广州从事保安工作,除了要求身份证退伍广州同志会所证保安上岗证这些必需的证件以外,象我这样的外地人还需要要本地户口的人担保才行.可诺大的广州我认识的和认识我的人除了弟弟就只有叔叔夫妻俩了.此路不通!

  弟弟给我出主义,说你不是会上网吗?赶紧上网认识一个广州人,让他给你担保不就好了吗?我心里想,哪儿有那么好的事情,刚认识几天人家就给你担保.但是眼前的我似乎没有别的选择.于是,每天下午从外面找工作回到杨箕村以后,我便坐到网吧里打开广州同志聊天室,开始寻找那个可以为我担保的拥有广州户籍的同志.

  同志都很务实!这是我刚开始上同志网的时候就知道的.面对我这样刚到广州的没有工作的外地人,别人连聊天的兴趣都没有.几天下来,我除了约会了几个怀着419目的见面的美丑不一的男人之外,其他的事情没有一丝进展.

  之前的厦门男人是通过我发在广州同志网站上的交友信息知道我的,这些事情我告诉过弟弟.于是他又给我出主义,让我再发几条那样的信息,然后把电话号码留下,这样效果可能会好些.其实弟弟是担心我再继续把钱浪费在网吧里我们就快要支持不下去了.他希望我在网上留下电话号码后就少去网吧聊天.他是了解我的,他知道我很多的时候也是别有用心的在聊天.

  2002年的时候,有很多同志还是依靠同志网站的交友信息来寻找心仪的对象而不是通过聊天室的.而且那时候的同志聊天室并不似如今这般遍地开花,就是上广州同志网站交友的人也未必都知道广州同志的"蔚蓝海岸"聊天室的.

  自从我把住处的电话登到广同网后,家里的电话几乎每天都会响起十几次,有时候甚至更多.刚开始的时候我不在家弟弟还接一接,到后来他连接不懒得接了.他是这样向我描述他接到的那些电话的:妈的一开口就问我小弟弟大不大?能干多久.射得远不远......

  也难怪弟弟,因为【广州同志】他不是同志.就是我这样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在接到有些电话的时候都恨不能问候他老娘了.那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同志圈里有一种喜欢"电话激情"的人,更没接触过反串娘娘腔这些在当时绝对认同和接受不的人.我喜欢男人,就因为他是男人,而不是男扮女装的或者捏着嗓子说话把自己当女人的男人.

  一天晚上,床头的电话再次响起.已经十二点多了,这时候打电话来,肯定没好事,说不定又要跟我"在电话里做".我拿起电话,懒洋洋的“喂,现在都几点了?”对方显然是没注意时间,有几秒钟的时间他没说话,我想他应该是关注时间去了。然后我听到了一个很有磁性的有些沙哑有些低沉的声音对我说:“你好。真是对不起这么晚打搅你休息。我是广州人,今年27岁。我刚看到你发在网站上的交友信息,觉得你很真诚。我非常喜欢当过兵的朋友,所以看了你的介绍后就马上打电话给你了。真对不起我都没注意时间,打搅你休息了吧?实在不好意思。你方便说话吗?如果不方便,我改天再打过来好了。真是对不起!”听他一口气说完这些话,我想发火也不好意思了。而且听得出他和以往那些打来电话的人的动机是完全不同的。这样百无聊赖的夜晚有这样一个声音陪着聊聊天也是不错的。

  两个小时后,我在杨箕村的村口见到了这个刚才打电话和我聊了一个多小时的27岁广州小伙。他走下出租向我招手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长得太帅了!和我差不多的身高,一身合体的运动便装包裹着一副结实的身板。理得一丝不苟的平头加上一张标准的国字脸,鼻梁上架着一副无眶眼睛让他看上去飘逸儒雅。我不禁惊叹,广州居然还有这样的极品帅哥,今天居然让我碰上了,而且居然是自己送上门来的。我不禁为自己刚才在电话里死磨硬泡的非要马上见到他的决定自鸣得意,事实证明我的这个决定是相当的英明的。与这样的极品帅哥过夜,人生能有几回?去他妈的担保,去他妈的保安。兵哥哥我今晚只对一个字有兴趣:爽!

  后来我们熟悉一些的时候我才了解到,实际上那天晚上他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并没有被我的外表所吸引,因为我没有他想象中的退伍军人的结实伟岸的身材,跟他比我显得比较单薄。既然来了,他还是决定去我的家里“看看”,但是他已经打定主义不会和我“做那个事情”了。而我为了和他偷欢,大半夜凶巴巴的把弟弟赶到网吧去的举动最后让我赢得了他的心,并最终和我做了那个事情。用他的话说就是“我看你训你弟弟的时候挺有男人味的”。

  我们都喜欢男人,我们也都希望对方是真男人,越男人越好,这和性生活中的角色无关。

  我们之间的第一次有些糟糕,有些尴尬。

  一开始我们只是穿着衣服并排躺在一起说话,说一些部队的事情说一些他的工作生活,他似乎没有要做“那个事情”的意思,而我白天在外面找工作跑了一天,已经开始有些困了。于是我提议说我们睡觉吧,然后关了灯不再说话。可是就我在迷迷糊糊的就要睡着的时候,我感觉他侧身抱住了我。他的手在黑暗中摸索着正在解我的裤腰带。我已经清醒了,但是我没理他,继续装睡。当他的终于将我的裤子拉链来开将我的小弟弟握住的时候我忍不住发出了愉快的呻吟。这呻吟给了他勇气,给他了动力,他开始疯狂的吻我,同时也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说实话,他套弄我小弟弟的动作有些粗鲁,加上裤子还没脱掉,搞得我有些难受。于是我说,先帮我把裤子脱了吧,他便听话的帮我脱下裤子,然后又帮我把衣服脱掉,当他把自己脱得精光的时候他的呼吸已经变得急促而沉重了。

  他伏在我身上,顶在我肚皮上的小弟弟已经流住了许多滑滑的液体。象青春萌动时期抱着同学,象当兵的时候抱着战友,我们只是彼此摩擦着对方的身体,老同志广州批发商在与对方的身体的触碰中感受来自内心深处的阵阵快感。我抚摸着他结实圆润的屁股,想起了某年某月的某个在军营中的夜晚,一个姓谢的战友也是这样伏在我的身上,用他的坚硬顶着我的肚皮,我的双手,也象现在这样放在他圆圆的屁股上。

  “你操我吧!”他在我耳边低语。

  “我这里没套。”这是我到广州后从见过的几个网友那里知道的同志必须要懂得的自我保护方法。在此之前,我只在和女人做爱的时候用过一次,但是我那被橡胶包裹的小弟弟无法带给我快感,从那以后我就拒绝再使用它。别人说,你这样不安全,现在的同志很乱很复杂,一不小心就会被传染上性病。我害怕性病,一想到当年在一本性教育的杂志上看到的长满菜花状突起的女性生殖器时的情景我就觉得恶心。为了避免自己的小弟弟有一天不至于变得那么恶心,我想我也应该试着学会使用套套。

  “我有。我来的时候买的。”说完他在自己的衣服口袋里翻出一个套套,撕去包装,他笨手笨脚的给我套上,然后蹲在我的上方,一只手握住我的小弟弟便往下坐。显然,他的经验不足,弄了好半天也弄进去,那我都弄得有点疼了。我提醒他“太干了,抹点口水”,他便听话的给自己的后面抹了又抹,然后一使劲,进去了!

  “啊!”他大叫一声,痛得直抽冷气!屁股象装了弹簧一样一下子蹦了起来。

  “你的太大了!”可能是感觉到自己刚才“啊”得音量有点大了,他这句话的时候小心翼翼的。

  “慢慢来!”我揉捏着他的屁股,帮他缓解疼痛,然后引导他一点点的慢慢往下坐。等到我终于全部进入他的身体以后,他脸上的汗已经滴到了我的胸口。

  我知道他此刻的感受,因为我也曾经经历过。我没有动,等他自己慢满适应。

  几分钟后他的屁股开始上下起伏,我知道他适应了,便开始迎合。他的小弟弟随着他的起伏,有节奏的拍打着我的肚皮。他的动作一点点加快,我知道,快感正逐渐将他包围。可就在此刻,我闻到一种熟悉的味道,并且这味道正变得越来越浓。然后我说了一句让后今后很长一段时间一想来就觉得很后悔的话。我说:

  “我闻到了DB的味道!”

  在他即将攀上顶峰的关键时刻,我的话无疑是给了他当头浇了一盆冷水。我感觉到他的小弟弟在瞬间已经变得疲软了,他猛的站起来冲到洗手间。

  打开灯,我看到我的下体一片狼籍。我拿过卫生纸擦拭,找一个广州同志老板,胃一阵紧缩,我抓过垃圾篓,稀哩哗啦的将晚饭吐的一干二净。

广同第一权威同志门户网,免费资讯,健康新闻为一体,欢迎您访问广同 www.020tzw.com
无标题文档

最后编辑于:2018/09/20作者: admin

无标题文档